• <tr id='2f901'><strong id='2c0f4'></strong><small id='050bc'></small><button id='b5a05'></button><li id='9d903'><noscript id='5acfc'><big id='a11bd'></big><dt id='d5bf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d980'><option id='0393d'><table id='e0358'><blockquote id='bb09f'><tbody id='0d46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3f983'></u><kbd id='7147f'><kbd id='a82d2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96aa'><strong id='dcef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3dd5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585b5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de9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d3ff'><em id='c6078'></em><td id='2c81e'><div id='06af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11eb'><big id='15fa1'><big id='8aa9d'></big><legend id='adee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0905'><div id='d1a61'><ins id='d1eb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091a1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3a27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35b0'><q id='84cd0'><noscript id='b6bb6'></noscript><dt id='a4b8e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4857d'><i id='392e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不是美女但他的文字却是美人

                2019-01-25 14:50 浏览次数:176次 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九点,林清玄发了一条微博,说穿过林间的时候,麻雀的死亡给了自己启示,生活在尘网之中,但也不要失去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九点,林清玄发了一条微博,说穿过林间的时候,麻雀的死亡给了自己启示,生活在尘网之中,但也不要失去想飞的心,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

  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这段话成了林清玄留给公众的“遗嘱”,今日再闻林清玄,已是他65逝世的消息。尘网畜养不了凤凰,也没人能够束缚月光

                  他对死从来不避讳,他说“林清玄有一天一定会死,但我会保持一颗乐观的心。假如晚上会死,早上我还会再写作”。事实上,他也正是这么做了

                  三年级外祖母去世时父亲便对他讲过一个谜,说他也会长大,会像外祖母一样老,等他到了用光时间的那一天,也会像外祖母一样永远不能回来。他听了焦急又悲伤,于是和太阳赛跑,和西北风比赛,三年级便要去做一做哥哥五年级的作业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的这篇收录进三年级小学课文的《和时间赛跑》,成了无数孩子哲思的启蒙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他跑到了自己人生时间的终点,回头来望,每个脚印,都是笔墨凝结的琥珀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说他的名字是个意外。林清玄出生在台湾的一个偏僻乡村,在家中排行第十二,轮到他的时候,父亲已经想不出什么名字了。看这个刚出生的孩子,很奇怪,不哭,反而是在笑,于是父亲点点头,为他取名作“林清怪”

                  去报户口,别人开玩笑说,“清怪?那还不如叫‘奇怪’算了”。另外人也拿主意,说自己最近在看一本武侠小说,里边有个人叫清玄道长,武功很厉害,清怪改作奇怪,不如叫清玄好了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打趣说,每次回想起就觉得很惊险,幸好没叫“奇怪”,而是这个饱含温柔特质的名字。这个名字也颇容易让人误会,因为不仅名字温柔,加上他清新柔美的文字,常让人误以为这是个女作家

                  随便拾起一句他笔下的句子:“如果内心的蝴蝶从未苏醒,枯叶蝶的一生,也只不过是一片无言的枯叶”。美得像枯叶也可以有璀璨的生命似的,真像是出自一位细腻的女作家之手

                  但如果见了真人,便又是反差。他不仅是男的,还不似想象中的那般眉目秀气,反倒长得像火云邪神
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林清玄到成都去演讲,结果要上台的时候碰到一个女生,长得很漂亮,跑过来拉他的袖子,然后塞给他一封粉红色的信。林清玄接了信,心怦怦跳,想这应该是一封情书吧,结果回到饭店一看,女生说:我从小就读你的文章,非常敬仰你,没想到今天看到你,很像《功夫》里的“火云邪神”,真是相见不如怀念啊

                  这件事林清玄自己拿出来讲,也丝毫不反感别人对自己长相抖的机灵。于是他给漂亮女生回了一封信说,相见也美,怀念也美,你长什么样子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头皮里面的东西,如果你有东西,那你就可以活得很开心

                  这意思,大概便是他的那句蝴蝶枯叶论,假若内心苏醒,就算外表如枯叶,不也是一只一挥翅膀,便能散落金粉的蝴蝶

                  在林清玄还小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能想到,这个出生在高雄旗山,贫穷农村里的毛毛虫,日后会变成这样一个了不起的散文家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成长的家里有十八个孩子,其中15个是林清玄的表兄妹,是他父亲两个哥哥的孩子。在日据时代,父亲和哥哥们同被派去作战,只有林清玄父亲活着回来了,要照养这18个孩子

                  每天要吃饭了,父亲拿出18个碗,买不起一整套碗,碗还都是形状大小各异的。每个碗里添上一点点食物,然后父亲便会用很庄重的语气说:“来,大家来吃饭”。林清玄端起碗了通常还不敢立马开吃,要先吐一口口水进去,拌一拌,才敢安心吃,因为大家都是吃不饱的,生怕自己一回头,饭就被兄弟撬走一口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看到蟑螂了,会异常兴奋,手捂作碗状扣下去,把蟑螂完好的抓起来,串成一串,烤来吃。乡下的蟑螂吃粮食长大,烤熟了剥开来闻一闻,还有牛奶的味道

                  文学大家里,不乏出身在文学世家里的娇子,从小沾染笔墨气息:比如金庸的祖先查慎行就是清朝的第一流诗人,家里的诗抄堆了两屋子;梁羽生家是广西的书香门第,他的老师不仅有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,还有国学大家饶宗颐;就算父亲是海员的黄易,也有个酷爱武侠小说的爷爷,能跟着爷爷无所不读

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吃蟑螂烤串的林清玄,他的作家轨迹更让人意想不到。小时候他烧锅炉时看了老师送他的世界地图,指着说突然想去埃及,父亲说,三小哦不可能。结果林清玄第一次离开台湾便去了埃及,坐在金字塔下面给父亲写信:我现在就在埃及看着夕阳下的骆驼给你写信。一边写一边啪啦啪啦落泪

                  他并不肯信环境决定未来,甚至觉得也不是过程决定的,而是心的向往决定了未来。就像他去了埃及,也成为了作家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8岁时便立志要当一个成功的、杰出的、伟大的作家,只要坐在那儿,写一写字寄出去,稿费就能寄过来。说出这个志向,当时也只得到了他父亲的一巴掌。父亲骂他是傻孩子,这是什么样的痴人说梦,有这种好事我不早去做了?父亲的轻蔑不无道理,因为他们居住的地方,三百年来没有出现过一个作家

                  但,这不就出了林清玄。他17岁开始发表作品,什么都写,散文、报告文学、文艺评论、剧本……在30岁前竟拿遍了台湾所有文学大奖。那些平易的作品,像是白话版的经文,能托起每位读者的心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母亲是家里唯一相信林清玄长大能成为作家的人,对他的写作事业很关心。小时候林清玄蹲在家中拜祖先的桌子前写东西——家中只有这张桌子,母亲就会不时倒水进来,问他,你是在写辛酸的,还是在写趣味的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回答说,都会写,辛酸的写一点,趣味的也写一点。他的妈妈很善良,对他的希望是,辛酸的少写一点,有趣的多写一点,人家看你的文章,是想得到慰藉和启发,不是说看了你写的想从窗户跳下去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反问,那如果碰到辛酸的事情怎么办?妈妈给他建议是,那你自己盖在棉被里哭一哭就好啦

                  后来他当《时报杂志》的主编,古龙在他的报纸上登小说,写了近3年了,还完结不了。古龙觉得永远完结不了了,写了100多个主角,每个人都很鲜活,不知道要怎么把他们写死。林清玄就说我来吧,于是他给所有人的大结局,是100多个人去少林寺参加武林盟主大会,结果被事先安的地雷砰嗤全炸死了。然后写下了小说的最后一句:“从此武林归于平静”。这下“皆大欢喜”了

                  他写《幸福的开关》,讲自己小时候在一个远方亲戚的婚礼宴上,偷了两大瓶汽水,跑到家里的茅房躲起来,认线毫升的汽水,深呼吸着茅房的空气,打出漫长的嗝,发现茅房的味道其实挺不错的

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矫情但不做作的事,就是幸福啊。那浪漫又是什么,林清玄在《人间有味是清欢》里写,“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吃饭,浪费时间慢慢喝茶,浪费时间慢慢走路,浪费时间慢慢变老”

                  像他在《煮雪》里的话:“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,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,对方听不见,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。遇到谈情说爱,先用情诗情词裁冰,切成细细的碎片,加上酒来煮。如果失恋,就一把大火烧了,烧成另一个春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的文字,通透如冰,也可烤作涓流,更重要的是,真的如他母亲所愿,能给人带来慰藉。他把人生的况味梳解开来,不全是细碎,也绝不狂狷,而是最为写意的美好

                  林清玄笔下的,其实是中国最朴实的文学传统,是那句林清玄母亲无意中告诉他的话

                  标签:台湾 林清玄 武侠小说 梁羽生 西北风 火云邪神 童年记忆 功夫 煮雪 人间有味是清欢



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:



              2. 明星美女盘点新疆时尚明星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. © 性感美女图片网站Sitemap| 导航地图|.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